荷兰艺术大师伦勃朗

伦勃朗·哈尔曼松·范·莱因(Rembrandt Harmenszoon van Rijn,1606一1669), 是欧洲巴洛克绘画艺术的代表画家之一,也是17世纪荷兰黄金时代绘画的主要人物,被称为荷兰历史上最伟大的画家。他在油画和铜版画方面,都有极高的成就。

伦勃朗出生在荷兰莱登城郊磨坊主之家,所受教育不多,也从未离开过他的本土。青年时期的幸运一一荣誉、财富和爱情,和壮年以后的劫难一一保护人的背弃、爱妻的病逝和经济破产几近乞丐,都没能摧残他的艺术创造力,在他的作品中始终闪烁着他那高尚的人类灵光。晚年,”圣经”成了他的世界。他将与之朝夕相处,居住在阿姆斯特丹犹太区狭窄小街里的东方习俗的荷兰人、高利贷者、乞丐、吵闹的 顽童和饶舌的妇女, 一切能见到的底层人物,都作为自己作品中表现的对象。他一生创作精力旺盛,在33年的艺术生涯中,给人类留下了极其丰富而珍贵的遗产一一六百幅油画,三百幅版画和二千幅左右的素描的速写。画风质朴自然,画作体裁广泛,善采取强烈的明暗对比画法,用光线塑造形体,画面层次丰富,富有戏剧性。

1628年的《母亲肖像》,是他青年时期第一次蚀刻作品中一幅少有的杰作。

1661年,他生平的最后一幅作品《怀箭之妇》是他对曾经珍爱过的生活的诀别。

1642 年创作的《百盾版画》 (Hundred Guilder Print)居他所有版画作品之冠。此画原名《基督与病人》 (Christ with the Sick ), 因售价曾达每幅百盾(旧荷兰金币名), 故得“百盾版画”美称而传世,曾开创了画家在世时售价最高的记录。

什么是 Chine-Collé ?

Chine-Collé 是一种版画的印制技术,印制过程中将薄纸粘贴到更厚实的版画纸上。词语来源于法语,整个词连起来类似英文的 [cin-clay] 发音。其中 Chine 即中国,因为最早使用来自中国的薄纸,其实还有日本或印度生产的薄纸;而 Collé 则是粘贴的意思。最终作品中既有印墨也有薄纸,它们共同组成了一幅Chine-Collé版画。

那为什么使用这样的印制技术?一是因为不同纸张对于印墨、刻版的敏感度不同,比如和纸(日本纸),可以印制出非常精细的作品。另一方面,艺术家使用有颜色的薄纸,则可以为版画增添不同颜色而不必刻制多张印版作套色。

网上有些表述,按字面意思将Chine-Collé翻译为“中国裱贴法”,我认为不太准确,容易误解。一是因为Chine-Collé里的“中国”仅是说明薄纸来源地,跟技法毫无关系;二是中国书画装裱,更多是一种装饰过程,而Chine-Collé则是印制过程。直接称为“裱贴法”,应该更加合适。

参考Handprinted的博客文章,第一步还是通常的方式制作刻版;

第二步用薄纸剪出要裱贴的形状。除了局部,还可以应用到整个背景中;

第三步给刻版上墨;

第四步给薄纸涂上胶水;

第五步将薄纸有胶水的一面向上贴到刻版上;然后覆盖好版画纸,最后送入压印机:

最终作品呈现:

以下作品来源于互联网:
来自 Wikipedia 词条Chine-Collé。薄纸覆盖了整个背景。

来自艺术家 Shannon Melder 的作品

麻胶版画

麻胶版画的英文是 Linocut,是 Linoleum 与 Cut 的组合。

Linoleum 由英国人 Frederick Walton 发明于1855年,是用麻布和橡胶等人工合成的材料,故被译为“麻胶版”。

1912年左右,德国著名的艺术组织——桥社(Die Brücke)的创立者们,开始利用麻胶版创作版画,从而“发明”了麻胶版画。

麻胶版画属于凸版画,它的制作技巧与木版画(Woodcut)类似,虽然比木版更易于刻制,刀痕更加光洁,但刻制效果不如材质密实的木版来得精细。其表面特性使油墨颜料很容易附着其上,而其硬度又很适合雕刻刀具的运作,所以很受版画家们的喜欢,包括毕卡索。毕卡索发明了“绝版法(减版法)”——创作者始终使用同一块底版,边刻边印,随着画面上色彩数量的增多,版面的残存部分也变得越来越小。当画面完成后,便无法像其他方法那样再度重印。

下面三幅作品均为毕卡索(1881-1973)创作的麻胶版画:

Still Life under a Lamp, 1962

Buste de Femme au Chapeau, 1962

Orgy, 1962

古典版画的印刷方法概述

相比于传统画作,比如中国的水墨画、西方的油画等,版画的一个特点是复制性,即艺术家创作完成后可以印制多份,从而使得艺术作品能够更加广泛地传播,也可以让更多的普通艺术爱好者得以欣赏与收藏。

不同的界定标准,版画可以有多种分类。从制版用的材料角度,可以分为木版画、铜版画、石版画、丝网版画及其他版画(如石膏版画、纸版画、电脑版画等)。依据使用的色彩的多少来划分,则有单色版画和套色(shǎi)版画。而从印刷的角度来说,版画则可分为凸版印刷、凹版印刷、平版印刷等几种不同方式。

本文重点讲古典版画的印刷方法。

凸版印刷

首先在平滑的木块或者木板上,将作品画面的空白处挖掉,利用凸出的部分构成画面的线条或区域。之后将颜料墨水均匀涂抹于版上,覆以白纸、施加压力,从而将凸出部分的墨汁转印到纸上。常见凸版印刷包括木面木刻(Woodcut,在木块的纵剖面上雕刻)、木口木刻(Wood Engraving,在木块的横截面上雕刻)、水印木刻(Woodblock,一般指中国、日本的古代木刻)等创作方法。

Albrecht Dürer, Deposition of Christ (The Large Passion), c. 1496-97

凹版印刷

将要印刷出来的画面刻划掉或腐蚀掉,形成凹槽。将颜料墨水涂抹于版上后,刮除掉多余部分,仅留下沟槽中的颜料墨水,最后压印之后颜料转移到纸张上。使用金属材料作为版材,可以在印刷过程中降低磨损,从而保证印刷的质量。其代表是钢版画(Steel Engraving,1825年后盛行)、铜版画(Copperplate,15世纪中期开始盛行),使用蚀刻(Etching)、飞尘(Aquatint)、美柔汀(Mezzotint)、干刻(Dry Point)等创作方法。

Christ Preaching, known as The Hundred Guilder Print, an etching by Rembrandt (ca. 1648)

平版印刷

艺术家使用油性物质直接画在平坦的版材表面,通常是磨光打平的大理石。版材表面加水湿润,由于水油不相溶,所以水分仅分布于没有油性物质的区域。这时候再将油性颜色墨水施加于版材表面,还是水油不相溶原理,颜料仅分布于有油性物质的区域,即绘画笔触所在的位置。最后,将纸张覆盖于石版表面,施加压力后即可将颜料墨水从石版表面转印到纸张表面。

木刻版画(Woodblock)盛行于15中期至16世纪中期。平板印刷(Lithography),最早见于1796年,但直到1820年代才普遍使用,1860年后出现机械化,之后被广泛使用于印刷。彩色的平板印刷技术称为Chromolithography,见之前文章「彩色版画之平版印刷」。今天最广泛使用的印刷方式,是1875年发明的胶版印刷(Offset Printing),20世纪第一个十年里,胶版印刷开始占据了主流。

1872 Chromolithograph of Roadside Inn, published in Maryland

彩色版画之平版印刷

先前的文章「彩色版画之分色印刷」中,所介绍的分色印刷是一种“现代的”彩色印刷方法。当今的杂志及其他大批量印制品、古董印刷品的再版,均是采用此法。分色印刷技术在19世纪晚期已经出现,并逐步取代彩色平板印刷(Chromolithography),成为了当时彩色印刷的主要技术。

彩色平板印刷(Chromolithography),或称为石版印刷,直到1870年代才进入市场,但在1930年代末期后就几乎不见踪影。它最为辉煌的时期主要还是1880、1890年代。而在二十世纪初叶,彩色平板印刷主要用在烟标、海报、某些水果包装箱的标签的印制上。当然,它也还有其他的用途,但这里提及的主要还是藏家们所关注的、1900年代之后的印刷品。

对于搜寻1930年代及更早期旧海报的藏家们来说,要仔细确认这些海报是石版印刷而不是分色印刷的。 毕竟市面上有有很多使用分色印刷技术翻版的“旧海报”。

要辨别二者,藏家仍然需要一把好的放大镜。最理想的当然还是10倍的珠宝鉴定用放大镜,但如果眼神足够好、也很明白要寻找的内容,那么5倍放大的也凑合可用。

首先让我们看看这幅1880年代早期的黑白平版画

以及这幅1890年代的彩色平版画

记住平版画是利用石板来印刷的,所以它保留了石板的颗粒感。仍可见到“颗粒状色点”,但与分色印刷相比,它们非常不规则。

由于彩色平版画的颗粒源自于印刷的石头,这些色点并不总是一样。它们会随着石版的使用而发生变化。下面二图放大了更多倍数。

1930年代末的彩色平版的雪茄烟标:

以及这幅使用分色印刷

在石版画中一般是手工用水彩上色,所以颜色将平坦分布而不会有颗粒状色点,甚至有时可以看到笔刷痕迹。

原文